游戏狗一枚,不高产,口味杂
 

【真三国无双7】庞统的工作纪要 12-13 END(全员/恶搞)

6月17

 

我的苦日子终于到头了,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到明天即将到来的小吃争霸赛上去了,不再关心我到底是喜欢男人呢还是喜欢男人。但新的问题接踵而来,就是我在这儿卧底了这么久,也没搞出点事来。不知道刘备大人会不会对此有什么想法,他要是觉得我投敌了,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所以我打算回店里探探口风。

 

刚走到店里,就看到法正拉着马岱问,和他这样的坏人做同事,有没有什么想法。

 

法正这个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情绪不太稳定,喜欢拉着人说自己是坏人。你要是问他干了什么坏事吧,他就会絮絮叨叨地和你讲他小时候把摔炮扔邻居家鸡笼里的事,没个把小时还脱不了身,十分烦人,只有刘备大人摆得平他。当时刘备大人是这样说的,“我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法正这小子听到这前半句就感动得稀里哗啦地跑出去了,没听到刘备大人那剩下半句,“都不是逃避工作的借口。”

 

不愧是刘备大人!

 

我听到马岱那小子本来就古怪的口音变得更加奇怪了,在那儿装外国人,听不懂法正在说什么。我被逗乐了,这臭小子,都在这儿工作多久了,还装。我矮下身子(虽然好像没什么区别),偷偷摸了进去,希望法正别看到我。

 

我找到孔明,问他刘备大人对这次小吃争霸赛有什么看法。

 

他说,刘备大人对你的工作寄予厚望,希望我们店里能躺着拿冠军。

 

我一听,坏菜了。于是我赶紧和他说,我可是帮你完成了你的工作,你这次可得帮帮兄弟我。

 

他说有点难度,但也不是做不到。接着他就带我到了隔壁的豆浆油条铺子那儿。

 

我偷偷拉了他一下,问,你干吗呢,来这儿找打呢。

 

他叫我稍安勿躁,说马上就让我见识下什么叫团结就是力量。

 

我们在鲁肃的带领(保护)下见到了周瑜。周瑜一见到孔明脸色就不太好,问我们干吗来了。

 

孔明简要地阐明了来意,说我们是来谈合作的,既然他们退出了这次的小吃争霸赛,那他们帮帮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周瑜冷哼一声,说,“没损失?帮你们本身就是损失。”

 

孔明沉吟片刻,缓缓开口道,“昨日我夜观星象,知明日晴转多云,东南风4-6级,正是放火的好天气。”这怎么能算是损失,明明就是给他们一个施展兴趣爱好的大好机会。

 

周瑜摆摆手叫他赶紧别吹了,当现在大家都不会看天气预告呢。他又摸了摸下巴说孔明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于是他招了招手,叮嘱了鲁肃几句,说这次会派遣给我们两个专业人员来帮助我们完成工作。保证把曹操的铺子烧得灰都不剩。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这样不太好吧……”

 

如果元直在我身边,我一定会以为这话是他说的,可残酷的现实是,这个声音来自于另一个我同样熟悉的人。我转过头,看着孔明,惊得下巴都要掉了。这小子什么时候转性了?我看到对面的周瑜,表情也没比我好多少。

 

也许是感受到了来自于我们的惊讶目光,他赶紧补充道,“我是说,光这么做,会不会太便宜他们了。”

 

我和周瑜同时安心地长吁一口气。周瑜说,放心,这次委派给我们的人员够专业,不用担心效果。

 

这时,那两个专业人员也到了。我一看,是朱然和陆逊。

 

朱然这个人,我一看到他就头疼,不但名字就不太吉利,还天生一副纵火狂脾性。当他一个人走街上时,我们整条街都要拉起红色火灾预警。当他和陆逊两个人一起走街上时,大家也就放弃抵抗,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跑路了。

 

他们表示,要跟着我到曹操铺子里去,看看那里的易燃物是否有很好地堆放在一起。

 

于是我就带着他们两上路了。

 

他们两一左一右跟在我背后,笑称他们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保镖一样,但因为他们两过于瘦弱的体格,平时根本没人找他们做保镖这种工作。

 

我说二位放宽心,你两跟我一比,就跟彪形大汉似的,没必要感到自卑。

 

他们别开脸不理我了。

 

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难伺候!夸他们也不高兴!

 

曹操的铺子很快就到了。我刚想踏进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我抬头一看,是于禁。于禁这人,平时总是不苟言笑,经常能让我想起学生时代那几位老让我写检查的人民教师。我一看拦下我的是他,就知道这次有点麻烦了。

 

他问我跟在我后面的这两个可疑人士是干吗的。

 

还没等我接话呢,他们两就自己扯了起来,说是来修水管的。

 

于禁皱了皱眉头,问他们的证件在哪里。

 

他们两在身上掏了半天,就掏出个打火机。

 

我一看,冷汗就下来了,我一把夺过他们手中的打火机,对于禁说,大哥,要抽烟吗?

 

……我们在接受了半个多小时的管道修理安全教育,以及证件齐全的重要性教育后,终于被放走了。我对他们说,这次算好的,知不知道刚才他们差点害得我卧底的身份暴露了?

 

朱然和陆逊也不急,两张小脸对着我就是甜甜一笑,说明天就包在他们身上。

 

6月18

 

今天早上我被一阵喧闹声吵醒了。我走出房间,找到元直问他怎么回事。(昨天我和他交代了一下我们的计划,他表示全力支持我的工作。)他说他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隔壁家的肉夹馍铺子又闹起来了。

 

我走出店门一看,果不其然。

 

钟会又盯着邓艾折腾,好像是说这么重要的日子为什么是派邓艾那家伙摆摊,而不是自己。他一边在那儿痛斥邓艾的愚蠢无用,一边向司马懿表明自己的机智能干。……我觉得他能活到今天真是一个奇迹。不过话又说回来,邓艾能忍到现在没把他痛揍一顿也是个奇迹。

 

另一边,诸葛诞在盯着司马昭骂。诸葛诞这个人,我不太了解,就知道他是孔明某个远房亲戚。对于他这份勇气,我也是相当钦佩的。因为骂老板儿子这种事,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尽管刘禅有时候是个相当缺心眼,不是,是单纯的孩子,我们也都秉持着照顾他的原则,关心他,呵护他。

 

好像这边是因为司马昭在帮司马师做准备时,不小心把盐和糖搞混了,导致成品的味道相当微妙。诸葛诞在那儿一边惋惜司马师的伟大作品(他的原话),就这么被毁了,一边担忧司马家肉夹馍的铺子要是被交到司马昭手上会迎来怎样的末日。我觉得他这属于纯粹的想太多,因为司马昭这个人,要是给他一条草席一块地板,他能在那儿躺上一天都不带动的,又怎么会做接手肉夹馍铺子这样费心费力的事。

 

曹操家的店员的脸上都喜气洋洋,因为这么一来就少了一个竞争对少,我的脸上也是,因为我知道,等会儿还能再少一个。

 

我远远看到有两个红色的身影向这边走来,就知道时候到了。

 

我赶紧找到元直和他说摊牌的时间到了。对于这一刻,我曾幻想过无数次,我还特地去找了几部关于卧底的电影来看,就为了摊牌那一刻看起来能符合我神秘冷酷的气质。

 

我们找到曹操,我还没琢磨好该怎么说呢,元直就在那儿开口了,“对不起,我和士元其实是卧底,非常抱歉。”

 

……关于他的这个以“对不起”开头,“非常抱歉”为结尾的说话方式,我曾教育过他无数次,我说你老是这么说,有理也变成没理了。当然,现在不属于这种状况,但我还是希望我们能看起来理直气壮一些。

 

曹操盯着我说,我们这种卑鄙可耻的行径,让他非常痛心。没错,只盯着我一个人,就好像我旁边那高出我许多,一米八几的大活人不存在似的。

 

老实说,对于这种状况,我也不是没有预料到,因为在我们还读书的时候。我们三人一起捅下的娄子,老师批评教育的时候就从来看不到元直。为此,我还专门研究过他一阵,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一定是他的下垂眼让这些教育工作者对他起了怜悯之心。在我们再一次犯事的时候,我特意用胶带把眼角往下贴了点。结果被骂得更惨了。

 

曹操在斥责过我后,又转过头对元直说,对于这次的事情他非常遗憾,希望他们还能有再次合作的机会。

 

……这个世界还能留下一点公平吗。

 

曹操家的店员也纷纷上前来表示对我们的鄙夷与愤慨。贾诩表面上痛斥了我的可耻行径,私底下偷偷和我说要是想打牌还是可以找他。郭嘉这人一开口我就知道他又喝高了,因为他看着我和元直两个人说,你们六个人犯下的罪行是不可饶恕的。

 

朱然和陆逊也在这时赶到了现场。在我期待的眼神下,他们从身上掏半天就掏出张管道工证件来。

 

我不高兴了,说有你们这么办事的吗,还能再不靠谱点吗?

 

他们一听也不高兴了,说我这人怎么这么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呢,知道现在办假证有多困难吗,你行你上啊。

 

他们又叫我放宽心,说还有后备计划。

 

我说什么后备计划啊。他们往外一指。我看到黄盖身上裹着块白色破布举着火炬又冲了过来,远远一看跟自由女神似的。

 

我心下一喜,还没等我喜完呢,我就听到曹操那边有人喊,先解决这两个叛徒!

 

这下惨了,我看着这边悬殊的人数差距,心想我这次得躺着回去了。结果就在这时,马超带着一群人冲了过来,说以前误会我了,不知道我在这里原来做的是这么重要的工作,这次在刘备大人的嘱咐下,他带着大家给我救场子来了。我一看,果然大家都在呢。我还没来得及和他们客气几句,就见马超这小子已经动起手来了。

 

这一场大战从天亮打到天黑,终于我们借助着黄盖那一把火的优势,打了个胜仗。我喜滋滋地看着周围七七八八躺平的战友,心想这一次比赛,终于是我们胜了。但我看着看着便觉得不对,我推推旁边还勉强站着的张飞,问他今天是谁看店啊。他说,看店?看什么店?都来这儿打群架撑场子来了。

 

在我再次躺下的最后一刻,我远远看到陈宫在那儿跳着说,吕布大人,这次的小吃赛胜利,你的武勇和我的厨艺完美结合的结果啊。


 
评论(8)
 
热度(56)
© Mintroch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