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狗一枚,不高产,口味杂
 

【L4D2同人/翻译】In The Dark (Nick/Ellis)

原作者:Hidden-in-a-tree
原文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6249 ... _b_b2_b_In_The_Dark
配对:Nick/Ellis
分级:PG-13

太阳正在下山,留下所有日落的色彩:艳红,鲜橙,暖粉,还有冷紫。它们交融在一起,创出一大片纷杂的颜色,但就像所有大自然的艺术一样,它们的结合既和谐又融洽。它们创造出一种生命的绝色。这就像是艺术家拿着巨大的画笔,把闪耀多变的颜色涂抹在这些高高在上,慢慢随风而动的云朵上一般,会随着太阳在地平线上的渐渐沉没而飞快变化。

这是一次转瞬即逝的日落。那种一生只得一次的事物。而Ellis错过了它。

Rochelle也错过了——她在睡觉。Coach也在睡觉。似乎那两人只会做这一件事:睡觉。Rochelle在离安全屋门口最远的角落里蜷作一团,coach手脚摊开躺在屋子中央。幸运的是,这是一间两层的安全屋,Ellis背靠着安全屋的大门站着,盯着上楼的梯子不放。他的眉头在皱起零点一秒后又马上松开,他的眼神似乎变得阴沉,而他开始穿过房间爬上梯子。

上层的房间更小,但是通风。有一扇窗户面朝着日落,Ellis看到Nick正看着落日在天空中留下的轨迹,他的身体隐没在阴影里。

安全屋里一片寂静。Ellis不想动。Nick似乎在放空,那个年轻的男人不想吓到他。最近,Nick扣着扳机都能睡着。

好吧,那也许是夸张了……但Nick最近变得有点神经过敏。奇怪。他的话比以前少了一大半,而且如果他犯了什么疏忽,他会把自己真真正正地痛揍一顿。特别是当这个错误可能把Ellis置于死地时——虽然他时不时就会在鬼门关前走一遭。但Ellis没有把这些危险放在心上,他知道危险还有别的糟心事只是随着这天杀的僵尸末日而来。该死,该死,该死。

Nick还习惯晚上在安全屋里来回踱步或是一直站着,直到Ellis让那个年长的男人坐在他身边为止。通常情况下,Nick会挣扎拒绝一会儿,他的眼神阴沉又愤怒,但最终总是会放弃。他会很快入睡,有时,他的脑袋还会歇到Ellis那强壮但又纤细的肩膀上。那年轻的男人不介意。他喜欢待在Nick周围。除去Nick几乎开枪打到他的那几次,Ellis在那个年长的男人身边感到安全。

Ellis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太阳已经完全下山,安全屋的室温显著地降了下来。Nick开始移动,摇了摇脑袋并转身离开窗前。

“你在干什么,Ellis?”Nick在看到那个年轻的男人一动不动地站在梯子前时问道。

Ellis活动了下肩膀,按摩了下脖子。他的身体因为站太久不动而有些僵硬。“我不想吓到你。”

那个年长的男人没有回应,他只是看着Ellis。

“我猜既然你在这里等我,那你有话要说?”Nick终于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就是在这安全屋的寂静里也是那么轻。

Ellis轻声咳了几下后向前走了几步。他不想让自己听上去是在大吼;任何在日落后超过耳语的音量都让他觉得自己是在吵吵闹闹。

“我……呃……”他停顿了下,想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我……只是觉得有点……寂寞,你知道。”

“他们还在睡觉,是吗?”

“是啊。”

“我懂了。你有看日落吗?”

Ellis摇了摇头又向这那个年长的男人走了几步。他们现在只剩一步之遥。他拿下帽子按了按前额。甚至连他的皮囊感到疲惫,破破烂烂,他感到自己的一切都是那么疲惫不堪。他以前不习惯待在别人周围,但现在……现在他不能忍受一人独处太久。

他咽了口唾沫说不,他没有看日落。他在思考一些事情。

Nick叹了口气。“是啊,思考……”他笑了一声,“现在这日子,每个人似乎都在不断思考。不去想……所有事,是困难的,特别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甚至只要一秒。所有事都会汹涌地冲进你大脑。”

Ellis蹙起眉头,当他在想他在Nick那双海绿色的眼中看到的是否是痛苦时。那个年长的男人再次叹了口气并转过身体。他向窗口走去斜倚在上面,他右手的手指攀上拦在上面的铁格子。清风在他的脸庞吹过,拂过他的脸颊,轻柔地摆动着他的头发,就像一个女人在爱抚他的棕色短发绺。

“Nick……我在想……”Ellis再次停了下来。不,见鬼去吧。他没法继续下去。

“在想……?”Nick询问道,没有转头。他只是一块挡住那透过窗户洒进来的微弱光线的阴影而已。

这是因为光线的不足而产生的错觉,还是Ellis确实看到了那个年长男人宽阔的肩膀在轻微地颤抖?

这次轮到Ellis叹气了。“只是……如果我没撑过这次……会有人至少试着去……找到我的家人吗?去——去告诉他们我……我试着活下来过了。“

“你不觉得自己能在这次中活下来?“

“不……“Ellis轻声回应道,他的视线落到那块满是灰尘和垃圾的胶合板地板上。不,他不觉得自己能撑过去。说真的,会有他活下来的可能性发生吗?太渺茫了。他觉得自己的内里已经死去。睡眠不足,食物不足,水源不足。离他倒下再也站不起来的日子不会太久。

当然,他不会就这么放弃。他心里还是充满着斗志;他生气蓬勃,兴高采烈,满腔热情。但是那会掏空一个人。他仍旧试着成为他们的一缕阳光——主要只是Ro的,但是哦好吧——虽然这在一天比一天更糟的情形下变得愈发困难。

当死亡就在转角等着你时,永远保持微笑变得艰难。

“那就是我想说的。”Ellis收声,希望自己的大脑能停止运作一会儿,这样他就能闭上会儿眼。即使只有一个小时那也好。他通常只小睡半个小时,接着清醒到天明,坐在Nick身边,听着他的呼吸声——

“我在想同样的事情。”Nick转身说道,他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

“想什么?”Ellis问道,不知所措。

“关于不能撑过去。”

“好的。”

“我不知道,Ellis。只是感觉许多事情被抛到了脑后。许多话还没有说。”

Ellis点了点头。他完全同意。他不想就这么结束一生。他想要回到萨凡纳,再次吃他妈妈做的饭,做一辈子的机修工直到死去。这听上去才是完美的人生。

他还没有告诉他的妈妈他爱她。那是个悲剧。虽然他可能不用太为那个老妇人担心……她拥有的散弹枪的数量多到足以让她的邻居不安。还有,她说过死亡的这一天终将到来,她已经为此准备了好几年。

而且,人们觉得Ellis是家里的疯子。哈。

他眨了眨眼,Nick又站在了他面前。那个年轻的男人完全看不清Nick的脸——它完全隐没在阴影里。

“如果你有个机会,”Nick犹豫地开口道,就像自己不确定该不该说一样,“你会说什么没来得及说的话,呃,如果你死了?”

Ellis有些疑惑。Nick的话有另一层深意。有些Ellis未被允许能看清的隐藏的情感。Nick擅长在那个年轻的男人前藏起所有的东西。或也许只是Ellis不擅长看见就摆在他眼前的东西。

“呃,”Ellis说道,他的嘴唇因为似乎某些不知名的原因而发干。他再次咽了口唾沫,希望自己能有瓶水喝。“恩,我会说我爱你……”

在他发现发生了什么前——在他的心脏甚至没有机会继续收缩前——在他的感官能收集所有信息前——Nick向前倾,用自己干燥的唇贴上了Ellis的唇。

Ellis没法做出反应。虽然他并不需要。这个吻在他发现前已经结束了。

那充斥着安全屋的死一般的寂静现在对于Ellis来说过于大声。但他很庆幸屋子里是黑的,因为他的脸现在在燃烧。他的身体整个在发麻,叫嚣着要求更多,一些能证实刚才发生了什么的证明,但Ellis没让他的这些想法从自己嘴中脱出。也许Nick刚刚向前摔了一下还……还用他的嘴唇防止自己不会整个摔倒在Ellis身上……?

那个年轻的男人用颤抖的舌尖湿润了自己的嘴唇后低语道,“……妈妈。”

一分钟流逝了过去在Nick能开口回应之前:“哦。”

FIN

 
评论(1)
 
热度(31)
© Mintroch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