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狗一枚,不高产,口味杂
 

【真三国无双7】Love Potion (徐庶中心,恶搞)

★恶搞!剧情人物崩坏!!一发完

★一直想写篇徐庶中心的文,结果搞出了这么篇东西,作者没吃药产物,慎!


“怎么样才能让大家喜欢我?”

“你什么?”

“我说,怎么样才能让大家喜欢我,孔明。”

今天本该是美好的一天,诸葛亮是这么觉得的。阳光明媚,气候宜人。刘备决定带刘禅出去亲子一日游,这就意味着他今天不用带孩子。他刚刚从战场上回来,手上还拎着姜维给他抢来的战利品。

没错,战场。蜀国的饭堂永远是战场。贫穷总是引发战争的原因之一。

但他还没来得及踏进房门,就看到了他的朋友,徐庶,双手抱膝坐在他屋前门槛上,忧郁得像是有乌云笼罩在他的头顶上。

当然,徐庶总是忧郁的,他不忧郁的时候,就是在非常忧郁。

他本可以装作没看到,直接进屋享用他的早餐,但对朋友的关心,还是让他停下了脚步。

“你在瞎想什么,大家哪有不喜欢你。为什么突然跑来问我这个问题?”

“因为,大家似乎都很喜欢你。”

诸葛亮一直知道徐庶有一个一大清早醒来选一个随机对象进行比较,然后让自己的一天都陷入不可名状的自卑深渊的习惯,因为这个对象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他。显然,今天也是他。他曾有一次试着告诉徐庶,“但是,你比我高两厘米。”不过似乎没起什么作用。

所以他蹲下身子,向徐庶晃了晃他手中拎着的葱油饼,说:“要不要吃个饼。”

“不用了……”徐庶将头埋得更低了,声音闷闷地从他领子里传出来。

诸葛亮叹了口气,站直身体打开房门。“先进来吧。”

徐庶没有遵循他的指示,而是抬起头,像条被抛弃的小狗似的忧愁地看着他。“你能帮我吗?”

诸葛亮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能看起来如此楚楚可怜,老实说,他也不理解为什么在拥有了这样的眼神后徐庶还会觉得有人能讨厌他,他刚刚差点想把手里的两个饼——而不是一个——都塞给他了。所以他又叹了口气,拍了拍徐庶的肩膀说,“能。”

0000000

“这是什么?”徐庶好奇地看着手里的瓶子问。

“这是一种秘药。”

“它能帮我吗?”

“每天只要洒上一点,你就会散发出一种无法感知的气味,让周遭的人都对你产生好感。”

“它……”徐庶眼中闪着好奇的光芒。“真的有这么神奇?”

“这点你放心,它的效果可能不太稳定,会时强时弱,但总体而言肯定是有效的。不过你要记住……”诸葛亮话锋一转,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一定要控制剂量,不能洒太多,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诸葛亮轻摇手中的扇子,眼神高深莫测。

0000000

徐庶站在回廊中央,呆呆地看着诸葛亮给他的那个瓶子。虽然诸葛亮向他保证这药是有效的,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打开瓶盖,把瓶子凑到鼻前小心翼翼地闻了闻。没有味道,就连一丝奇异的气味都没有。他不死心,又凑得更近了点。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喂——”

徐庶吓了一大跳,手一抖,把整瓶东西都洒在了自己身上。他的大脑一下一片空白,诸葛亮的警告回响在他脑中。这下可怎么办……

他还没来得及担忧几秒,那个声音又把他拉回了现实。

“我说徐庶啊——”

徐庶转过身,来者是法正。他将瓶子藏在袖中,刚打算打个招呼,他的后背就猛地撞上了砖墙。这一下撞击来的太过突然,徐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待他从晕眩中恢复过来后,他看到了法正放大的脸。

“我说你——”法正将他压在墙上,一手撑在他脑袋旁边,危险地眯起眼睛。“——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法、法正大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徐庶有一紧张就拉起帽子的习惯,但这一次,他的手刚抬起一半,就被法正抓住按在了墙上。

“是吗?”法正凑近他,在他脸脖之间嗅个不停,他的鼻尖有好几次有意无意地擦过了徐庶裸露在外的皮肤。徐庶从未和另一个男人如此接近过,他紧张地闭起眼睛,吞咽了下。“但是你身上有股……”法正将嘴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很有趣的味道。”

徐庶一把推开法正,拔腿就跑,他不知道法正的奇怪行径是不是那药捣的鬼,他只知道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继续留在那里,下场可能极其惨烈。

他还没跑出多远,就又被人拦了下来。这一次,来人是马超。

徐庶和马超平时并没有太多接触,总的来说算不上熟稔,所以,当他看到对方一脸严肃地拦下他时,他料想对方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所以他停了下来。

只见马超神情凝重,一言不发地望着他。就在徐庶被这专注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的时候,马超突然把手中的那杆枪往旁边地上气势汹汹地一戳,接着,他刷的一下单膝跪了下来。

“请和我结婚。”

“诶?”

确实是重要的事,但他没想到是这样的重要的事。徐庶曾幻想过,有一天他会出现在这样的场景里,好吧,也许不止一次,毕竟他对自己的成功率也没什么自信。只是,单膝跪地的那个应该是他,而且,对面应该是个姑娘。

他还没想好怎么应对,身后就又传来了呼唤他的声音。

“徐庶大人——”

他转过身,看到了关兴和张苞两张充满朝气的小脸。

“你的眼中,藏了整个星空,让我沉醉。”关兴一本正经地说。

“什么?”徐庶以为自己耳朵坏了。

“你就像只小鸟,飞进了我的心窗。”张苞嬉皮笑脸地说。

徐庶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呃……”他刚打算说些什么,关兴便打断了他。“我能否有幸,独享这片星空。”张苞接了上来,“我能否有幸,成为你的饲主。”

徐庶觉得今天的太阳有些过分的大,晒得他一阵一阵发晕。他面对着三双对着他的炯炯有神的眼睛,感到不知所措,好吧,可能只有两双,因为关兴正皱着眉头对张苞说你这是抄袭。

所以,他采取了第一个进入他脑中的念头,也是他用过的那个办法。就是跑。

但是,上天没有这么好心,这一次,他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他抬起头,看到了魏延即使戴着面具,也看得出有些扭曲的表情。

“我……快要……忍不住了……”

这地方没法呆了。

徐庶迅速作出判断,坚决地逃离了蜀国营地。

00000000000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徐庶坐在河边,望着自己水中的倒影发呆。他的那些同僚忽然个个都变得那么奇怪,他们的那些古怪行为,就像是……就像是……一夜之间突然都爱上了他。

这个想法轰然出现在他脑中,徐庶的脸色一下变得刷白,诸葛亮的警告再一次回响起来。

都是自己的错,如果他没有不小心把那秘药全洒自己身上,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呢?

徐庶为这个想法又哀愁了起来。没错,他是想要别人能多喜欢他一点,但不是这种“喜欢”。他有些绝望地看着这河水,心想跳进去泡一会儿不知是否能拯救他的困境。

“这不是刘备养的宠物吗,怎么,走丢了?”

徐庶转过头,看到了夏侯惇。他猛地站了起来,抽出武器摆出防备姿态。“你不要过来。”

“干什么,怕我吃了你?”

徐庶谨慎地打量着对面那个男人,但他实在无法从对方脸上读出足够有用的信息,所以他委婉地问道:“夏侯惇大人,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什么感觉?想和你干一架的感觉?”夏侯惇嗤笑道。

徐庶长吁一口气,他从未在听到有人想打他时这么放松过。他甚至稍稍笑了一下。药效似乎减退了?难道是刚才疾奔的时候出的汗把药液的效果冲刷掉了,徐庶不太确定,但有句话说的没错,运动果真是良药。

夏侯惇似乎被他的反应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你没事吧,要不要和我回去看看,孟德有时候会提起你。”

“啊,当然没问题。”徐庶收起了武器,不管怎么说,魏国营地在他看来都是一个目前安全系数较高的地方。

0000000000

魏国营地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要在某种意义上更“安全”一些,大家看起来似乎都很忙碌,甚至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他的到来。

“他们在忙什么?”徐庶好奇地向他站在身边的夏侯惇发问。

“今晚要举办个大型宴会。”

“是要庆祝什么吗?”

“没有要庆祝的事。”夏侯惇像是看出了徐庶的疑惑,又补充了一句。“有钱,任性。”

曹操果然为徐庶的到来感到欣喜,并请他务必留下来参加今晚的宴会,还再次提出了一脚蹬了刘备,回到他手下的邀请。徐庶还为那秘药的效果心有余悸,但曹操最热情的表现,也就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徐庶也安心地摇了摇头,再次谢绝了他的邀请。

夜晚很快降临,魏国将领们也都聚在宴会桌前吵吵闹闹地喝酒吃肉。徐庶不习惯这样的场合,热闹,喧哗,每个人都像和对方是朋友,除了他。他从来不知道该怎样融入这样的氛围,每个向他敬酒的人都让他感到无所适从,即使拉起了帽子也不能缓解他的焦虑。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让他感觉还是苦着一张脸的自己是个异类。他不是不想要高兴起来,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高兴起来。他有些后悔没穿他那套蓝色的衣服来,大片的蓝色让他觉得自己像是棵夹在薰衣草田里的绿韭菜。

这时郭嘉走了过来,晃了晃手中的酒瓶问他有没有兴趣去那边的露台和他喝一杯。徐庶欣然接受这个能让他逃离令他焦虑的场合的建议,但很快,他发现这个决定把自己置于了另一个令他焦虑的场合。

今晚月色很美。

郭嘉坐在边栏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酒。徐庶坐在他身边,绞尽脑汁地想要找到话题。当身边有另一个人时,他不习惯这样的安静。就在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郭嘉打破了这份寂静。

“你不喜欢这里?”

“不、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还不太习惯。”徐庶开始结结巴巴地向郭嘉解释起了他这个样子的原因。也许是之前喝的酒开始起了作用,在说了几句后,他开始感到放松。他越说越多,越说越顺,一股脑儿地将自己的焦虑全倒了出来,他甚至提到了绿韭菜那个比喻。郭嘉的轻笑声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徐庶又开始感到紧张。

“非常抱歉,让郭嘉大人这样听我的抱怨。”他真诚地道歉。

但郭嘉只是笑笑说,“你还是一样的有趣。”

“诶?我?有趣?”

徐庶下一秒知道的事,就是郭嘉放大的脸和唇上传来的温热触感。

徐庶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待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慌乱让他向后仰倒,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他抬起头看着郭嘉似笑非笑的表情,脸上开始要命地发起烧来。

那该死的的药又开始起作用了!

他突然想起诸葛亮在向他介绍这药时说过的一句话,“药效可能不太稳定”,心中警铃大作。他迅速向后扫视了一下环境。这里离宴会中心有一段距离,逃离这里可能并不会引起太多人注意。他都不敢想象如果他走进人群会引发什么效应。

他打定主意,爬起来就是一个字,跑。

但同样的,上天不会这么好心。

他在第一个拐角处被人拦了下来,是典韦,他按着他的肩膀,微醺地说,“哟,这不是徐庶吗?”

徐庶打量着典韦的块头,忽然想起了庞统曾经和他说过的那些牢狱故事。在那些故事里,庞统总是喜欢拿典韦作比方,他说那些狱里的大哥,大多都是典韦这样的,接着,他说了一个又一个让徐庶脸色发白,夜不能寐的故事。末了,他还不忘晃晃扇子,“就算有那么一天,老夫是不会担心这些事的,不过元直你嘛……呵呵。”

徐庶不想深究那个“呵呵”的含义,直觉告诉他那一定是一些很不好的事,就像现在,即将发生的事。

所以他抽出了武器,以一个非致命的方式放倒了还搞不清状况的典韦。这里的响动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越来越多的人向这里靠近。

徐庶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待他再次张开眼睛时,他的目光变得坚毅。

“抱歉,得罪了。”

000000000000000

刘备在台上开着表彰大会。

“徐庶同志昨晚深入敌营,凭一己之力撂翻魏国一半将领,这种行为值得我们学习。”

徐庶目光呆滞,看着远方。直到诸葛亮用手肘顶了顶他,提醒他上去领奖。

徐庶条件反射般地一个后跳,转眼间武器就已经抄手里了。“孔明你最好不要靠近我,我不确定那药还有没有效果。”

“药?什么药?”诸葛亮看起来有些困惑。

“就是你给我的秘药啊。”这下轮到徐庶困惑了。

“哦,你说那个啊,那个只是普通的水而已,根本不是什么秘药。”

“诶?”

“我本来想骗你那是有特殊效果的药,让你用一个新的眼光去感受世界,过几天再告诉你那药是假的,你就会意识到其实大家都挺喜欢你的。”

“但、但是法正大人他……”徐庶看向了法正。法正挠了挠脑袋说,“我昨天是想找出谁偷吃了我的葱油饼,所以吓了吓你,做的过火了吗?抱歉,我下次会注意的。”诸葛亮若无其事地看向了别处。

“可、可马超……”

马岱站出来解释了一下。“昨天我和少主在打赌,谁输了谁就要和路过的第一个人求婚,让你困扰了吗,对不起啊。”马超在后面正气凛然地补充,“男子汉就要愿赌服输!”

“还有关兴和张苞他们也……”

“我们昨天是在搞情诗比赛。”张苞说。“本想请徐庶大人你当评委。”关兴接着解释,“但你没给出评审结果就跑了。”张苞再次补充。

“魏延……”徐庶觉得自己有些无力了。

“我……找厕所……”魏延乐呵呵地说。

“如果是假的,孔明你又为什么要和我强调剂量问题和效果不稳定?”

“因为我不确定你遇到的每个人是否都会,恩……”诸葛亮谨慎地选择了下措辞。“比较友好。所以我要说一下效果可能不稳定,免得你起疑心。至于剂量问题……”诸葛亮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毕竟是冷水啊,怕你洒多了感冒。”

昨天的一幕幕跑马灯般地在他脑中过了一遍,徐庶又觉得自己有些晕眩。接着,他的记忆在某个特别的时间点停了下来。他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跳了起来。

“怎么了?”诸葛亮疑惑地问。

“我突然想起还有事要做,先走一步。”

END


不吃药的感觉真好

这是一篇关于努力想要成为直男的徐庶的故事(并不是

没标CP,因为标了就剧透了,虽然剧情可能很好猜,但还是努力想要保持神展的伪装(。)藏了个真CP进去,应该不难看出来?

本来考虑过让那药是真的的剧情走向,但觉得最后出来的结果会是这个→(不约,我们不约)

所以还是算了((



 
评论(43)
 
热度(119)
© Mintroch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