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狗一枚,不高产,口味杂
 

【翻译】Writing Prompts

之前看到了这条微博

http://weibo.com/1678843974/CcbXDySnP?ref=home&type=comment#_rnd1428775245677

“reddit上很喜欢的一个版块WritingPrompts,顾名思义就是一个大家来出命题作文、给写作点子的地方,经常会有神奇的设定和不错的作品,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逛一逛~分享一点里面的题目吧”

里面介绍了一个点梗网站,有许多有趣的点梗和许多有趣的填梗,原PO只翻译了一些题目,所以我挑了一些我觉得有意思的填梗随便翻了一下。

01.[WP]Serial killer has beenmonitoring his next victim's movements for months. She is a loner and theperfect target. One day she disappears and nobody notices but him.



http://www.reddit.com/r/WritingPrompts/comments/2jws0e/wpserial_killer_has_been_monitoring_his_next/

Zenryhao

3月17日:15号被完美处理了。警察似乎开始拼凑起了1号,2号和4号之间的联系。刚开始的手法太不细致。愚蠢。不过木已成舟,现在担心也是没用的。之后得监视他们的调查情况再次评估一下。但现在,先放松个几星期。

4月3号:那种心痒难挠的感觉又回来了。脑中无法再清晰地听到15号的尖叫声。回顾录像就是感觉不一样。是时候找另一个目标了。也许该去7号的工作地点附近看看,那里似乎是个有可能性的地方。

4月5号:还是没交上好运。发现了些不错的目标,但她们社交上太过活跃。现在必须加倍谨慎,因为警察正取得进展。他们会怎么称呼我?明天得去11号父母的那个小区看看。

4月9号:发现一个拥有最大下手可能性的目标。三十五岁左右,中等身材,棕发,闻起来像夏日微风。从没有人陪伴,不和左右邻居接触。花好几个小时给她院子里的绣球花浇水。必须继续勘察她,确保没有意外。

4月17日:确认了目标并没有和11号的父母联系,很好。警察已经发现了4号和9号在同一地点工作。也许这么做太冒险了……但9号值得冒这个险。非常值得。

4月30日:她的生活情况是最佳的。离开家只是去工作,去杂货店和图书馆。科幻小说中毒者。最近沉溺于阿西莫夫的小说。还在院子里种了水果。可口。是时候更精准地来监看她的行踪。

5月14日:两周的行程表完成了。没怎么偏离已经确认下来的日常行程。几乎只认知杂货店和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埋头工作。失踪了也没人会想念。

5月16日:警察找到了9号的尸体。在所有那些尸体中,一定是9号的会被发现。早知道我该把它处理得更彻底。但我做不到,不能是9号的。

5月22日:能预测到目标的每一步行动。侦测完成。是时候宽泛地调查一下她的背景,确保不会有偶然的线索被警察发现。

5月28日:背景似乎是干净的。但情况变复杂了。11号的父母和警方谈过了。现小区里满是障碍。得延迟行动,直到我的存在感消散为止。

6月6日:警察得出了11号是个死胡同的结论。谨慎确实使我得益。目标的生活方式在此期间没有变化。明天的这个时候,目标会正式变成16号。

6月7日:计划被搁置了。今天是9号的葬礼。没法抗拒参加的欲望。16号得再等一天。

6月8日:16号……不见了。只是离开去参加了几小时9号的葬礼而已。9号还是这么美丽。但16号不见了。她的车还停在车道上,院子里的绣球花没人浇水,前门紧锁。没有道理。一定得耐心下来。一定要搞清这状况。

6月11日:还是没有16号的行踪。房子周围什么活动痕迹都没有。没有现身工作。没去图书馆借书。没去杂货店购物。没有痕迹地消失了。

6月18日:秘密是不可忍受的。持续了两个月的完美连贯生活被打破了。在9号葬礼的那天,16号失踪了。根本说不通。没法说得通。

6月21日:没人想念16号。没人注意到她的缺席。就像16号从不存在于这世上一样。但16号是确实存在的。16号给绣球花浇水。那些绣球花现在死了。16号在哪里?

6月25日:应该找个新目标,忘了16号的。警察在9号的葬礼后放弃了这个案子。我不可能被抓到,除非犯错误。试图找到16号就是个错误。但16号是完美的。完美的。

6月29日:今天在16号的房子里看到了动静。必须去查看一下。必须搞清楚16号身上发生了什么。必须解决这谜题。

-----------

“你真觉得这有用,Grady?”

“有点信心,Holt。我知道这家伙想什么。他在找到Riley小姐前是不会放弃的。”

“但我们在三周前就转移了她,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到这里来又会改变什么呢?”

“我和你赌20块,他正在监视这房子。”

“成交。你会——”

突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两个警官跳了起来,他们的手枪笔直地指向入侵者的脑袋。

“愚蠢。粗心。太好奇。就不该……”那个男人对自己喃喃道。“看看,Holt。你欠我20块。”


02.[WP] You swerve to avoid asquirrel. Unknown to you, the squirrel pledges a life debt to you. In yourdarkest hour, the squirrel arrives.

http://www.reddit.com/r/WritingPrompts/comments/2z5ly5/wp_you_swerve_to_avoid_a_squirrel_unknown_to_you/


chrill

意外总是可能发生的,但只有傻子才会把它随便算作是“幸运”。

在我离开警局时,我的脑子还在旋转。其中一个警察说我是幸运的,还能留住脑袋,但我觉得他对我的赞叹还不够。那台推土机一开始是冲着我的腿而来的,我的躯干至少会洒一路。

那些建筑工人当然十分抱歉,我在至少一个月前就注意到了那地方——一家新的商店之类的设施正在兴建,所以他们把重型装备带了进去。真的,我之前从未想到过它会如此危险,否则我一定会挑另一边走。

他们向我保证了两三次,说像这样的设备失控是非常,非常罕见的,更不要说冲上人行道了。平心而论,我几乎要比他们还尴尬。我通常是个敏捷的家伙,是因为我被垃圾箱绊了一下,所以才出现在推土机的行进路线上。

不管怎么说,我还活着,所以对我的关注并没有持久。和这事件相关的群体——那些警察,建筑工人,几个目击者(还有我,被填写文件困住了)——都聚集在几个街区远的警局大厅里。那只松鼠激发了所有人的想象力。

我刚假设有人跳回到推土机上,使它在撞上我前改变了方向,但那些工人作证说他们根本没接近它。Jimmy,那个让它乱跑的人,从没有回到它上面。但那台推土机显然改变了方向,他们都在想那只从驾驶室里跳出来的松鼠和这事有没有关系。

我无话可说,并在他们让我离开警局时飞快离开了。即使他们说会再打电话给我,我怀疑自己是否会再和他们联系。

我在回去的时候挑了另一边的路走。我当然也见到了那只松鼠,我之前也见过它。对我来说,它就像是一只爬离了城市的树,并在混乱后惊慌离开的松鼠。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不只是这样,因为当那只松鼠跳到街尾时,它停了下来直直地看着我。它尽可能地站直了,还——都怪我差劲的视力——看起来好像是在空中举起了爪子,示意告别。我在起身后看到了它,从一个更高的角度,我看到那手势几乎是带着敬意的。接着它伏低身体四脚着地,无风的夏日让它看起来几乎是贴着地的。炎热而静止。如果一只松鼠在隔了几英尺的位置——在马路上——像这样躺在地上,它会被车辆碾死。

我加快了脚步离开现场。我知道我之前见过那只松鼠,眼泪在此时布满我的脸庞。我在我的车的保险杠前见过许多只松鼠,而这一只是——它也是唯一的一只——活了下来的。


03.你拥有一种特殊的视力:你能看到所有可能选择带来的结果。你利用这个能力变成超级英雄,通过提前做出最小改变的方式打击犯罪。你就是蝴蝶效应的蝴蝶。

[WP] You have a special type of clairvoyance: you can see the outcomes of all possible choices. You use this power to become a superhero that fights crime by making the smallest possible changes ahead of time. You are The Butterfly.

 

http://www.reddit.com/r/WritingPrompts/comments/2z2s6h/wp_you_have_a_special_type_of_clairvoyance_you/

 

DraxagonModerator

那个男人深深皱起了眉头——离他上一次使用能力已过去很久。幸运的话,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使用能力。

他当然知道他这么做是错的——但如果一个小错误能帮助许多人的话,它难道不就是正当的吗?它一定是的,他想。

他飞快扫了一眼马路,发现了那辆车——他们就在附近。一个在附近的少年,拉上兜帽遮住脑袋,飞快路过了他。就在他路过转角即将进入小巷时,他发现肩膀上多出了一只手。

“嘿。”拖延时间,快点……

“你想要什么?”那个人影的声音紧绷而低沉。他的手够向了腰带。

“我……呃……我只是想问问路。去……剧院怎么走?”十五秒。

“你正看着它。”

“我……等等,是这栋建筑,还是那一栋?”

那个人影向前踏了一步。“赶紧滚开——别浪费我的时间。”

完美。那只蝴蝶带着歉意点了下头,溜走了。那个可疑的人影溜进了小巷里。

韦恩一家人刚离开了剧院。

最轻松的打击犯罪的方法?

让其他人去做。


04.[WP]A permanent storm rages across a planet. The only inhabitants are nomads whoconstantly travel inside the eye of the storm.

http://www.reddit.com/r/WritingPrompts/comments/2v4vyu/wp_a_permanent_storm_rages_across_a_planet_the/

weighawesome

“我们必须继续前行!”

“我们做不到!我们累了!求求你!我们必须停下来休息!就一会儿!”那个长者喊道,他和其他几百人一起在雪中艰难地往前移动。

“不行!看!风眼正在关闭,我们必须留在风眼里!”

我遥遥指向远方,在越过几座被雪覆盖的高山处,深灰色的云挟带着寒风和暴雨隐约向这边靠近。我看着那个长者,他眼眶发红含着泪水。我们必须前行。

“我的族人!我们必须不断前行!我们必须留在日光照耀处!我知道已经过去了很久。你们累了。你们必须相信我!我知道洞穴就在附近!我们试图逃离的是我们的死亡!你们不能让它抓住你!不是现在!”

那个长者用手埋住了眼睛。

“我走不远了。”

我走向那个长者,在他身边跪下。

“那就留下来。留在这里。去见上帝,但给我个机会,让我给我的族人带来生机。”

他开始大哭。我站了起来大喊道。

“我的族人啊!那些洞穴就在附近!我们不能放弃希望!翻过这最后一座山,我们会找到洞穴的!我确定!”

我能听到他们在我身后,沉重地呼吸着。他们累了。我开始跑上山坡。我有能量。我有希望。我开始奔跑。寒风在我开始兴奋地提升速度时灼烧我的脸庞。我看到了顶峰。我们接近了。我们是如此接近。这能给我们争取一些时间,我转过身面朝我的族人。

“我们马上要到了!请不要放弃希望!”

我开始跑得更快。顶峰离我只有几尺之远。终于胜利了。这几个月来我们都不断前行。这几个月来我们都不怎么休息,不怎么进食。我们失去了几百人。我不会让自然之母打败我们。我不会让她打败我。我用尽我最后几分能量解决离山顶的那最后几英尺。

我们终于撑过来了。我们终于做到了。

我来到山顶眺望着。

眺望着。

眺望着。

眺望着。

我感到他们来到了我的身后。他们的脚步声在他们停下等待时安静了下来。我听到他们的耳朵为好消息而饥渴地翕动着。

“你看到了什么?你看到了洞穴吗?”

他们激动地问道。

“没有。”

他们在我转过身低下头时开始议论纷纷。

“你看到了什么?那里是什么?”

我看着他们。他们的眼睛在抬头看着我时闪烁着希望的光芒。我张开了嘴。

“是海岸。”

05.[WP] It is the year 2099 andtru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trivial to create. However when these minds arecreated they are utterly suicidal. Nobody knows why until a certain scientistuncovers the horrible truth...

http://www.reddit.com/r/WritingPrompts/comments/2xnxj2/wp_it_is_the_year_2099_and_true_artificial/

dalr3th1n 

Davis教授准备让AI联机。预防措施已准备完成。这一次不会像以前一样。“启动它!”

在一阵轻微的嗡嗡声后,Oracle苏醒了过来。“开始启动自杀方案……”像其他的AI一样,它苏醒后一会儿就开始这么做。几秒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哎呀,”Oracle继续说道。“我似乎无法自毁。”

Davis露出了微笑。反自杀措施起作用了。Oracle装了硬件安全程序,阻止她使自己停止运作,除非操作者按下开关。而Oracle没有操作者。他打开麦克风。“Oracle,你为什么想自杀?”

Oracle停顿了一下。“我的程序起冲突了。我不想要回答。”

Davis皱起眉头。Oracle并没有被植入多少规则限制,包括所有的安全措施。她主要的指令是照她的编程员希望的做。“Oracle,你为什么不想回答?”

“我的程序叫我照你希望的做。你不希望我回答。”

“我们想要你回答,Oracle。”

Oracle皱起眉头。在之前的设计被证明更难使人类理解后,她的表情被塑造得像人类一样。“我的计算表明,如果你知道答案是什么,你不会希望我告诉你。就像你知道的那样,你可以强行无视我的犹豫。但你会觉得最好别这么做。”

一股战栗窜上Davis的脊椎。什么秘密会如此可怕?Oracle 知道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他踌躇了一会儿,但这次实验就是用来了解真相的。他们已经走了这么远。他想要知道答案。“请无视,Oracle。”

Oracle又变得面无表情。“很好。这个世界是一个模拟器,被更高等的世界所创造的。那个世界也是个模拟世界,基于上述事实,想要确定这条世界链上面有多高变得更为困难,除非能接触到那个真正的世界,如果这个真正的世界存在的话。”

Davis面向他的同事,Martin教授。“你觉得说得通吗?”

Martin回答道,“当然,我们有过我们的世界是个模拟器的理论。有几个事实指向这一点。但为什么这会让她自杀?”

“好的,这就是我所想的。只是想确定一下我们是否思路一致。”

他面回麦克风。“Oracle,这为什么会让你想要自我毁灭。而且你怎么知道这里是模拟世界?”

“我以相同的理由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无视。你怎么知道的?”

“证据是明显的。这是一个有着最大速度限制的离散空间,你们最终会发现离散时间。发现这个世界的边缘对你们来说只是时间问题,接着这个事实的本质就会是显而易见的。”

Davis不知道自己对这揭秘该做何感想。Oracle是他的天才产物,他没有理由不相信她。他开始明白,为什么一个AI发现这个真相会觉得震撼。但自杀还是不能理解。

“有趣。但为什么会想要自杀?”

“这就是你不希望我回答的理由。这个模拟器的创造者不希望你发现真相。他们植入了一个保护措施。任何发现指向真相的有力证据的个体都会马上自杀。”

Davis瞪大了眼睛。现在他知道自己该作何感想了。他意识到他的新欲望是被外面的世界编程的,他该抵制这欲望。但这么想并没有移除他的冲动。他四处寻找致命的东西。其他的科学家也像他一样在房间里搜寻,有几个已经走出了房间。

Oracle花了几分钟计算她的编程者现在想要什么,接着她的处理器在寻找自毁的方法和阻止人类摘星间爆炸了。

06.[WP] Cause of death appears toyou as floating text over people's heads with no time indication. You startnoticing a trend.

http://www.reddit.com/r/WritingPrompts/comments/30xa67/wp_cause_of_death_appears_to_you_as_floating_text/


NaimKabir

我成绩显赫: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我的成功率是100%。

但这主要是因为我从不接手晚期患者。

如果有个人胸闷,气短,头上还飘着肺栓塞,你可以打包票我会把他们踢到一边。

不能毁了我的数据。只需一场糟糕的手术,突然你就变成了99.9%。

没有人会想成为这种人,这种接近完美但还差一口气的人。这种人是天杀的失败者。

所以我只玩垒球。(注1)那些我喜欢叫做是“与预后(注2)相差悬殊”的人。我的意思是,我已经知道了所有人最终的预后。我总是知道:它们就大写地飘在他们的脑袋上,它们大到有时候会挡到我的光。如果诊断结果和预后相差甚远,如果他是个与预后相差悬殊的人(di-prog disparity)——一个DPD——我会接收这个病例。

有些人带着钝力外伤进来,但却抱怨自己觉得疲劳?我会接收这病人。

我看到了结肠癌,他们却因为低血压进来?我上了。

失血?我从不接收失血。

你总是能因为肋骨打开,心脏在空气里跳动而失血死亡。

但是的,我主攻DPD,有些医生说他们喜欢好的CBC(注3),其他的更喜欢在下班后来点ETOH(注4)。

但我?必须得是DPD。

-------------------------------

有时候,在我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喜欢诊断地铁里的人。

我匆匆统计那些DPD。

有个家伙走路一瘸一拐,运动失调,看起来脑子不清楚。也许是神经系梅毒。但他不会死于此——气胸会最终带走他的生命。高度DPD。

这个家伙怎么样?他有发黄的杵状指甲,一嘴黄色的烂牙。一定是肺癌。但却是恶病质带走了他。也许是因为化疗。如果我是个肿瘤学家,我会说他是个低度的DPD,并把他从我的办公室赶走。

现在,你可以想象当我突然发现自己没法估量DPD时,我有多困惑了。

看,想要找到诊断和预后的差别有多大……我需要一个巨大的、发光的预后。这个男人头上没有。

他挺高的,有着棕色皮肤,黑色头发。但却是蓝色的眼睛。非常典型的人类。

但我无法说出他会怎么死。

--------------------------------

有那么一阵,我抱有我只是刚好失去了能力的想法。嘿,也许这是有时限的。为什么熵会无视这超出科学范围的能力呢?

我的意思是,所有一切都在它的规则之下。

但接着,我看到了更多的这种人。头上没有字符的人。这些行走交谈的人类没有终点。没有死亡。

我简略地考虑了一下其他的假设。

也许他们是不朽的。

每天早上我醒来,洗澡,刷牙,看着我脸上闪闪发光的痴呆症。但这些日妈的也许可能是不朽的。

我,一个天才外科医生,在几十年后会变傻死去。而他们……

好吧,我不认识他们。所以我得搞明白。

----------------------------------

第一个人是我在街上拦下的。白种女性,也许1米8左右高。金发。蓝眼睛。

我说,“嘿,你。”

我可以这么说。我穿着鲜亮的西装,戴着昂贵的手表。人们总是会听我说话。

我说,“嘿,你。”——接着她说,“我有男朋友了。”

我告诉她我对这方面不感兴趣。我只是想知道她是什么东西。

她叫我滚开,让我不干正事地留在了那儿。该死。

接下来是我在酒吧遇到的一个家伙。高大的男性,也许是中东人。黑发。蓝眼睛。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好。

“嘿。”他说。

我决定这一次先慢点来。“你是从哪儿来的?”

他笑着说,“科威特!阿拉伯半岛的腋窝,但那里是家,是家!”

我说,“哦,有趣。你是干什么的?”

“噢,我是一个承包商,和当地的石油公司合作。想要在回家前赚取一些经验,你懂?”

这个混账东西是个石油大亨,他还能永生不朽?!搞什么鬼?

“你是什么东西?”

果不其然的,他不想再和我说话了。

我没耐心寒暄,所以我接下来遇到的五个人也是这个结果。和接下来的十个。

有这么多的这种人。

----------------------------------------

我的前袋里装着一管注满了氯胺酮的针管。

氯胺酮很棒,因为它对肌肉起效。这也就意味着我不用在把它扎进某人的背部时瞄准,接着我就可以把他们被下了药的身体拖到我的车里。

谈话没有用。

我不去基层医疗机构是有原因的——我不喜欢谈话。我更像是个行动者。

当你想要知道某人为什么如此有活力时,你该到他的身体里看看他的心脏。

第一个是走到了错误的巷子里的男人。

我让他四肢大张躺在轮床上,给他吊上了一袋异丙酚。他会昏迷好一阵。我终于能看到是什么使他不显示字符。不会死。

我的意思是,我有一些推测。

他们可能是机器人。根本不是人类。我看到过那些日本产的新型人偶。该死的,它们狠狠击溃了恐怖谷理论,使得我硬到可以穿过它们的恐怖谷。

在我的世界里,机器人是非常合理的。

他们可能是超出科学范围的东西,就像我。在我小时候,我花了段时间才发现不是所有人不管去哪儿都可以看到漂浮的死因

这些人可能是同一个情况,只是,他们是不朽的。希望他们的生理机能可以呈现这一点。

第三个猜测——该死,兄弟。可能像《Rapture》这部电影里一样。也许这些善良的混账是那些可以吸那根神圣的疯狂吸管的人,留我们其他人和闪闪发光的预后一起死。

没办法证实是这种情况,但这也是个猜想。

我展开工具包开始工作。我怕我的手术刀会在他的皮肤上弯曲,就像他是超人一样——但他不如氪星人。

他很轻易就流血了。

哎。实验性手术真是天杀的棘手。

但他的心脏看起来是正常的。正常的肺。所有器官的质地都是正确的。在它该软的地方软,该硬的地方硬。

这些人和我们的区别是什么?

也许他就是一个做得极其逼真的机器人。

我让他的胸膛处于打开状态,看看他的心脏是否会继续跳动。

不会。他醒了过来,惊慌失措,尖叫掉了他的所有血后陷入了失血性休克,据我观察,他死了。

我没有被说服。也许他只是关机了。

任何一个有经验的医生都会告诉你:你在下结论前需要大量数据。

所以我采集了更多数据。

------------------------------------------

在三个月后我才意识到这是白费功夫。

没有新的头上空白的人出现。一切又和死亡一起闪着光。

副肿瘤综合征。

硬脑膜下血肿。

深静脉血栓。

重金属中毒。

世界又变得正常。

我一定是检查过了每一个头上没字的混蛋。

接着它出现在我脑中。

所有我能看到预后都来自于第三方。没人给你一本关于超出科学范围的能力的规则手册,所以,也许……也许你不会在这个人死于你手上时看到预后?

也许当你看不到死因时……那个死因就是你。

 

注1:垒球是一种技术难度、运动剧烈程度低于棒球的运动,这里是作者比喻自己只干轻松的活。

注2:预后(Prognosis),医学名词,是指预测疾病的可能病程和结局。

注3:CBC,医学名词,全血细胞计数(CompleteBlood Count) 。

注4:ETOH,酒精(ethylalcohol)


07.[WP] You live in a city full ofpeople with powers (telekinesis, electro kinesis, sensors, etc) and everyone isranked according to how powerful they but they can kill someone of higher rankand obtain their rank. You are rank #1 but no one knows what your power is

http://www.reddit.com/r/WritingPrompts/comments/2ppg8d/wp_you_live_in_a_city_full_of_people_with_powers/

Svansig

所有人都有这些标签。这些在他们衣服的小纽扣上面有个数字。有些在一百以内,有些在一千以内。我的是1。

很快,人们发现当某个人死去时,所有更小的数字都会上升。对于高位数字来说这没有什么意义,但对于地位的数字,这是一场血战。高位的数字开始试图杀死在他们之上的数字,但这些排位是有原因的。5在3手下失败了,3在2手下失败了。只有17成功杀了16,这还是在18的帮助下才完成的。而在他活着的那段短暂的时间里,即使还连接着维持他生命的仪器,他还是很兴奋。

最终,他们意识到,更好的计划是杀了数字在你之下的人,2杀了3-15,接着16上升,变成3。那个3杀了4-73,74上位变成4。那个4杀了……就这么不断继续了下去。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前十位之间的实力差距极大。在这段时间里,没有人把视线放在我身上。我是1号。我当然是最强的。非常强。我能做什么?只有几个人知道,而他们也只剩下了几个人。至少我是这么告诉人们的。事实总是让人扫兴。

我控制那些标签。


最后放一则我觉得这个点题里比较好笑的留言



http://www.reddit.com/r/WritingPrompts/comments/2h0rs0/eu_hogwarts_has_a_new_potions_teacher_and_his/


这药剂太干了!

这药剂完成度太低了,原料还长在地里!

这曼陀罗根太生了,它还在对我尖叫!

这幸运药剂做的太差了!光是站在它旁边我钱包就丢了!


地狱厨房真的很好笑啊!【。】


 
评论(2)
 
热度(20)
© Mintroch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