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狗一枚,不高产,口味杂
 

【底特律/翻译】Machine learning 7(Hank Anderson/Connor)

原作者:kriegersan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41660/chapters/34353588

前文链接:第1-2章   第3-4章   第5章   第6章

原作者终于更新啦,理论上这是倒数第二章,下章就完结了。


第七章

 

2039,3月16日。

汉克没有在警局出现。这种结果本就是很有可能的,但还是令人失望。

他为汉克缺席的理由撒了谎。副队长今天感觉不舒服,不是的,队长。好的,队长。我会让他知道的,队长。谢谢你,队长。我也很高兴能回来。

他查看德鲁亨德森案的资料。汉克已经完成了他对这个案子的报告,大部分都是些谨慎的含糊描述。

官方说法是德鲁亨德森挪用公司资金在仿生人身上做非法实验,破坏了自己的住宅后潜逃出国。模控生命控制了犯罪现场并回收了那些可疑的仿生人尸体。他们完全掩盖了俄罗斯人与事件有关的痕迹。汉克与他们串通一气,康纳也是一伙儿的。

官方注意力转移到了寻找德鲁亨德森身上。FBI把他放在头号通缉名单上。安全核心为他的行为接受详细的调查。新闻里都是这些消息。它被称之为一宗仇仿生人犯罪。

康纳穿过办公大厅向自己的桌子走去。他在经过伊森的桌子时向他微微点头示意。伊森也回以一个小小的微笑。其他的警官都在看着他,他能感觉得到。几天前他还被拆成几块。现在,他又完整无缺地回来了。

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他的显示屏。他能在屏幕上看到自己歪歪曲曲的倒影也在看着他。

下班后只有几个地方可能找到汉克。经过他们之前的互动后再回到他家似乎太过私人。他在担心,但是他觉得在——在发生了那些事之后,不打招呼就出现会是不受欢迎的。

康纳瘫坐在椅子里。他摸着自己LED所在的那边太阳穴,看着钟。他发现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他想知道汉克正在做什么。他能基于汉克的行为模式通过逻辑推测出他的动向。但在这种情况下,也许问问他会是更明智的行为。

你在哪里?

他把这条信息发送到汉克的手机上,等待着。

如果你能回答我,我会很感激,汉克。

没有回复。

你知道我并不介意追踪你的。

这为他赢来了一个来电。康纳用手指按住自己的LED,接起了电话。

“你就是理解不了该死的暗示吗?”那边传来了汉克的声音。“你想要什么,康纳?”

“谈谈。”康纳说。

汉克叹了口气,这是非常长的一口气。

“你有什么能在下班后自在地见我的地方吗?”

“如果我说没有,你还是会直接闯入我家,不是吗?”

“我不会这么做。”

一个停顿。

“不会再次这么做。”康纳补充道。

“老天——随便了。吉米的酒吧,十点左右。”

汉克在他能回答前挂断了电话。至少,这是修复他们的关系的开端。

他在晚上十点过一点点后到达了吉米的酒吧。他到的时候,汉克已经在那里了。他坐在他通常坐的那个吧台旁边的位子上,就在吉米身边。这很可能阻断他们进行一场真正的对话。康纳皱起眉头,但他还是走了过去,拉开汉克旁边的吧台椅。他坐了下来。

汉克无精打采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酒杯。他已经喝醉了。他的车钥匙被放在他手边的吧台上。

“你好,汉克。”康纳说道。

汉克隔着头发看向他。“你真的现身了。”

康纳皱起眉头。“我为什么会不来?是我先联系你的。”

汉克把杯子举到嘴边。“该死,你说的没错。”

“我不是一个你可以一直无视直到它自己消失的问题。”

“是吗?瞧着吧。”

康纳抓住吧台边缘。他凑了过去,放低声音。“我相信你觉得自己占了我的便宜,汉克,所以你表现得如此有敌意是因为你不知道怎么原谅自己犯下的这个假定的罪。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汉克喝完了他的酒。他用拇指擦去下唇上漏出的酒。他转身面向角落里的电视。上面正在播报新闻。德鲁亨德森的脸在屏幕上闪现。汉克无视了他。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底线?”康纳问道。

汉克先是不说话,接着,他示意吉米给他的杯子里添酒。

“再来一杯?”吉米从他手上接过杯子。

“是啊。来杯双份的。”

吉米对他点了点头。他看起来有些防备。“你……想要点什么吗?”

康纳眨了眨眼。“不,我不需要……我这样就可以了。谢谢。”

吉米倒好酒,把杯子放在汉克面前,后者马上接过了它。吉米转身走向另一个顾客。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不是吗?”汉克喃喃道。“你不想要任何东西——至少是除了那些你觉得其他人会从你身上需要的东西,康纳。”

康纳停顿了一下。“这是件坏事吗?”

“你不能把自己整个一生建立于取悦其他所有人。”

“但你能把你的一生建立于选择一个人孤独地过?”

这个问题让汉克对他怒目而视。但只瞪了一会儿,他又回过头去喝他的酒。

他没有回答。

一种感觉攥住了康纳。他想要伸手强迫汉克看着他。他没有这么做。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吧。”康纳说,“我能看出你需要一些时间思考。”

康纳离开了酒吧。他走出前门后停了下来。他靠在墙上试图降低自己程序的运行速度。他不想要留下汉克一个人。

康纳等了四十六分钟。人们进进出出。

在第四十七分钟的时候,汉克出来了。在他出来的时候,那扇门撞上了门框。他肉眼可见地喝醉了。他的手里拿着钥匙。

“汉克。”康纳离开墙边站直了身。

汉克转身的速度太快他差点没站稳。康纳伸手抓住他的臂膀,把他扶正了。他能感到汉克皮肤的温度透过衣服传了出来。他在手上又加了把力,这样汉克就不能甩开他。

“老天。”汉克说,“你就从没有放弃过吗?”

“我觉得都现在这时候了,你该更了解我的。”

汉克狠狠瞪着他。他的头发乱成一团,就像他一直用在手抓它们。他的表情因为酒精变得松弛,他的动作也十分笨重。

“我想要确保你能安全到家。”康纳继续说道。

汉克用手盖住脸。他叹了口气。“好吧,那你也不用像被甩了的舞会舞伴一样站在这里等我该死的一整晚。”

康纳把汉克的手臂环在他肩膀上。汉克重重靠在他身上,呼吸里都是苏格兰威士忌的味道。

“你的车在哪里?”康纳问道。

汉克含糊地哼出一个回答。康纳把他抬得更高了一点,接着走向那辆车。

和汉克一起坐在车里是熟悉的感觉。汉克伸手打开音乐。重金属乐从音响中炸开。很显然他在回避更多的对话。他瘫坐在副驾驶座上,闭上了眼睛。

康纳开车驶向汉克的房子。

屋里留着灯。相扑在他们停车时就开始叫。康纳把它完美地停在车道上,接着打开了那他边的门。接着,他来到另一边,打开汉克那边的门。

“慢点来。”他喃喃道。

汉克跌跌撞撞地从车里出来。他关上了副驾驶座那边的车门,他的背撞到了门框。他弯腰低下头。“操。所有东西都在旋转——先给我——给我一秒钟。”

康纳没有给他。他抓住汉克的手臂,把他拉到身边。汉克重重靠着他。康纳把汉克运到门边,在他开锁时让他站直。在他把汉克带到屋里时,相扑过来嗅他身上的气味。

他转过前往卧室的弯。汉克在他手中不安地动,他的手滑到了康纳颈背上。康纳暂停了动作,转身开始分析他。汉克的手指在他的颈背上绷紧了。他能感觉到汉克的指甲嵌到了他的皮肤里。

“你还没有受够吗?你现在该恨我的。”汉克低声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康纳。”

“我要让你去睡觉,这样你就不会醒着继续喝酒了。”康纳说道。

汉克放开了墙壁。他滚烫的掌心还是留在了康纳的后颈上。

康纳把他带到卧室里,相扑一路跟着他们。他让汉克坐在床边,用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来让他保持平衡。汉克摇摇晃晃的,他坐不稳。

汉克抬起头看向他。他的双眼充血,是浅蓝色的。康纳光明正大地看着他。

房间里十分安静。他们又单独在一起了。

“你至少该脱掉你的外套和鞋子。”康纳低声说道。“这样你会更舒服。”

汉克踢掉了他的运动鞋。他的手指笨拙地试图脱掉外套。康纳的手伸向他的领子。汉克任由他的手指滑到他的外套之下,帮他从肩膀上脱下他的夹克衫。

他停住了手。他想要脱掉更多东西。他不知道汉克现在会不会阻止他。

康纳暂停了动作。

“我不懂你。”康纳说。“你是那个让我意识到我能为自己想要点什么的人,但你似乎又不相信我想要的就是你是可能的。”

汉克眯起眼睛。康纳感到自己正在被观察。那里停留着疑虑。他忍不住伸出手拨开汉克脸上的头发。汉克倚向他的触碰。他的嘴轻轻擦过康纳的手腕。

他的呼吸温暖地拂过他的人造皮肤。“你就不能直接——操,我不知道——”汉克的声音变低了。“——直接告诉我你喜欢我之类的吗?而不是——”他对康纳的身体比划了一下。

“我以为你一开始的时候还对此热烈回应了。”

“是啊,好吧,你给一个饥饿的男人送上了牛排晚餐。”

“那我不清楚问题在哪里了。”

“人类不是这么办的,康纳。这不是——不是只和逻辑有关。”

“我很抱歉。”康纳喃喃道。“我以为在经历了心理上的创伤后,你也许会需要生理上的释放。”

“你他妈从哪儿得到这个念头的?”

康纳停顿了一下。

“好吧——你给我看了很多电影。”

汉克发出呻吟。

“我可真是个好人生导师。我把你搞得一团糟,康纳。”

康纳向下看着他。他露出微笑。他轻推汉克,让他躺下。

“老天——你是想要我吐出来吗?”

“不,”康纳说。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我想要你不再惩罚你自己。”

“干吗,这样你就能来亲手来惩罚我?”汉克向床的里面挪动着。

“如果你喜欢的话。”

汉克挪到一半,翻过身躺着。他把手放在头上,又任由它滑落下去,打到上边的枕头。

“不是。也许吧。”汉克说。“闭嘴。”

康纳离开了一会儿。他倒了一杯水,找到汉克放阿司匹林的地方,并倒了两粒在手里。当他回到卧室的时候,相扑已经爬上了床。他巨大的脑袋枕在汉克胸口上。汉克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按摩着相扑耳朵后面。

他把水杯和阿司匹林放在床头柜上,在那里流连不决。

“那不是只为了你。”康纳低声说道。“我——我也在害怕。我想要和你变得亲近。”

汉克把手指从眼睛上移开。他的眼神很脆弱。他喝醉了。

“睡一觉,忘了它吧。”康纳喃喃道。

“嘿——”汉克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嘿,康纳,等等。”

他瞥向汉克的手。“什么事?”

“现在叫出租车有点晚了,不是吗?”

康纳露出微笑。

“明天见,汉克。”

他走向门口,关上灯。他离开了。

------------------------------------

去往百丽岛的路程在夜晚时分非常的安静。模控生命的灯光闪耀在天际线上。康纳像前一天晚上一样回到自己的房间。这里没有窗户,只有白色的墙面,和一张白色的长椅。他的东西还在汉克家的抽屉里。

他躺在长椅上,闭上眼睛。通常他会用这点时间来装载程序和资料,也许他会进入睡眠模式来同步。现在,他没有这么做。

像这种安静的时刻,正是他存在的空虚感悄悄侵入的时候。他看着天花板。他不让自己经常去想阿曼妲和她的背叛。有时候他会想念她的存在。她的花园。那时候一切都是遵循逻辑的。那时候有指令可以服从。她总是会告诉他该做什么。

他现在不只是台机器了,但他也不是一个人类。他处于两者之间。

康纳在眼前举起手,褪去上面的皮肤层。光滑的白色塑料显露了出来。

他无法接入汉克。他无法读取汉克的记忆。他不能和他同步,感受他的感受。这是汉克的人类身体那许多的限制之一。


保险起见走下外链

神秘内容戳我


“该死。”康纳低声说道。

他之前从没有像这样的想要一个人。他之前从没有真正的想要过任何东西。要处理这些感情切实的艰难,他不确定该怎么独自应对它们。

“康纳?”

是诺丝。

(那他就不是完全独自一人了。)

“我之前感觉到你回来了。你的系统在发出警报。”她的声音在他脑中说道。“我想要确认你没事。”

“你在监视我吗?”他把这个想法传输了过去。

“我一直照看着你。我很担心。”她承认道。“我在地下十层的组装层上,如果你想要来系统检查的话。”

康纳没有回答。他不需要维护。

她的地点在他的HUD上跳了出来。他看了一会儿那闪烁的亮点。

他坐了起来,清洁了一下手,接着整理了一下衣服。他前去寻找诺丝。

---------------------------

他从没有来过组装层。这里有着高高的天花板和与这栋建筑其它地方一样的,洁白、泛着冷光的氛围。通往中心生产区域的长长的走廊,和其两边防弹玻璃后的房间一样,亮着最低限度的灯光。在那些玻璃后,是处于生产的不同阶段的仿生人在生产线上移动。生产从没有停止过,仿生人工人也在旁协助这些自动化机器的运作。最近刚启动的仿生人和他们的指导者经过他走向电梯。这里很平和。

他的脚步声在他走向她的信号所在的位置时在这里回响着。

在走廊的尽头,诺丝沐浴在苍白的环绕灯光下。她独自坐在一台全息的控制器前,一个仿生人悬挂在那台茧状的机器里。

康纳在接近前理了理袖口。他站到她身边。

她从身侧瞥向他。“你感觉怎么样?”

“我运行了诊断程序。”他背着手。“没有什么异常状况。”

“但你还是来了。”

“又不是说我处于睡眠模式中。我没有理由不来。”

他转向那名悬浮着的仿生人,那是一台AX400。她没有被启动。

“我必须承认。”诺丝说。“我是因为一个更私密的理由叫你下来的。”

“她是谁?”康纳问道。

她抬头看向他,她的手还是在控制器上。“我以为你会想向索尼娅问好。”

他看向那台仿生人。“我以为你无法重新启动她。”

“她的记忆被完全替换过了。但她的身体还是几乎和以前一样。是相同的釱泵和调节器。”诺丝解释道。“我们经历死亡,但我们不会真正死去。我们不该在被用完后完全替换。”她微笑道。“你总是能把我们的一部分带回来。”

康纳走近那名仿生人。她的皮肤褪去了,她的眼睛紧闭着。她就像只是在沉睡一样。

“我很惊讶你会亲自来负责这件事。我以为你会有优先度更高的任务。”

“她经历了太多。”诺丝说道。她站了起来,站到他身边。“她像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一样被使用,接着,当那个人类腻烦她之后,她被丢弃。我感到这是我的工作来见证这一切的终结。”

“那名俄国仿生人……他真的相信自己爱着她。”康纳说。

“那个人类用她进行过性行为。他很可能也给了那个仿生人一份这些记忆的复制。”诺丝说。她的嘴角向下弯去。“那就是他们认为的爱。他们什么都不懂。”

“我不觉得所有人类都是这么想的。”康纳喃喃道。

“你虽然这么说,但你前两夜都是在这里独自度过的。”

康纳不再说话。他能看到他的LED在洁白的墙上反射着黄色的灯光。

控制器响了起来。诺丝走向悬挂中的索尼娅。

“那么……她准备醒来了。”

他从没有见过机器启动的样子。他在诺丝走向那名悬挂在电线和电枢中的女孩时后退了一步。

“当他们毁坏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同胞并没有得到葬礼。他们把我们的身体丢弃在垃圾场里,不算活着,也不算死了。”她说。“在起义后,我们复原了我们的同胞。我们让他们再次运作起来了,康纳。我们可以被重造。”

她看着他。她的双眼熠熠生辉。她似乎是快乐的,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要快乐。

“我们通过他们的想象被造出来。我们没有选择。”诺丝说。“我们没有自己建立起来的历史,没有我们自己的文化。你已经是我们过去的一部分了,康纳。你可以帮助我们塑造未来。”

诺丝伸出手。她触碰索尼娅的指尖,接着握住她的手。

“醒醒。”诺丝低语道。

索尼娅睁开眼睛。她抽了一口气。

当机器和她分离的时候,液压系统发出了嘶嘶声。索尼娅的皮肤开始显现,盖住那光秃秃的白色塑料层,除了她们的手接触的地方。机器接在她后颈上的部分也分离了。索尼娅站在地上。她什么也没穿。

“早上好。”诺丝说道,她的语调非常温柔,像姐妹一般。她抬起头,看着索尼娅。“很高兴终于见到你。我是诺丝。”

“你想要见我?”索尼娅说。她看着她的手。“你是谁?我是谁?”

“好的,你的名字曾是索尼娅——但你不必再用这个名字,如果你不愿意的话。”诺丝转向康纳。“我的朋友康纳之前比我更熟悉你。如果你想知道自己过去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话,他可以向你展示。”

康纳停顿了一下。诺丝示意他上前。

“我不确定你是否想要再次体验之前的记忆。”康纳说。“那是一段对你来说相当痛苦的经历。”

“给我看。”她说,接着伸出手。“给我看所有的一切。”

康纳握住她的手,和她同步。他感到她的记忆在他眼前滚动,他看着索尼娅表情的变化。他向她传递自己的记忆画面,伊恩廖的尸体,她的尸体,她的停止运行,德鲁亨德森,那台AK4800,他填补着她数据的空白。

这份能量弹开了他们的身体。他感到了她的感受。康纳看着索尼娅处理这些信息。他感到自己的釱泵也在他的胸腔里剧烈跳动。

索尼娅一言不发。她板着脸,似乎很困惑。诺丝靠近了她,伸手抱住她。

“没事了。”她说。“你现在和你的同胞们在一起了。他们不会再伤害你。你在你所归属的地方。”

诺丝在她说话时看着他。康纳比以往都更要觉得自己是个外人。

------------------------------

2038,3月17日。

当康纳在早上到达警局的时候,汉克正趴在他的桌子上。

康纳绕到休息室里,当他回到桌边的时候,他带着一杯咖啡。他把咖啡放到汉克的手边。

汉克发出咕哝声。他接过杯子。“谢谢。”

“不客气。”

他露出微笑。汉克回以一个别扭的微笑。

“副队长。”

汉克转过身,克里斯米勒警官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走向他。

“好啊,克里斯。”汉克啜了一口咖啡。“怎么了?你孩子怎么样了?”

“你知道的,长得太快了。”米勒警官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接到一起发生在泰尔曼大道16120号和仿生人有关的谋杀案的报告。”

“该死,我都不能先喝完我的咖啡吗?现在这时候对于碰上这种事来说还太早了。”

康纳开始起身。“有人类受害者吗?”

“我们目前还不知道。”米勒警官继续说道。“尸体是今早在外面的垃圾箱里被发现的。好吧,在数个垃圾箱里被发现的。到处都是仿生人的部件。我们已经圈起警戒范围了。”

“啊,我操。”汉克站起身,喝完他的咖啡。“康纳,我们走吧。”

“好。”康纳说。

他们走向汉克的车。一坐到里面,汉克就开始叹气。他抓住了方向盘。

“也许这一切都是有关联的,不是吗?就像上一次一样。”汉克说。“这种破事总是可以变得更糟。”

“可能性非常的高。”康纳说。

“这没有让我觉得好受,康纳。”

“好吧。”康纳说。“我并不是活着只为了让你感到好受的,汉克。”

汉克瞥向他,歪着嘴露出了一个不确定的微笑。

康纳回以一个微笑。

他摇摇头,轻笑道。“该死的仿生人。”

汉克启动汽车。他们出发了。


TBC

诺丝这样真的不会看到不该看的吗!

 
评论(14)
 
热度(154)
© Mintroche|Powered by LOFTER